【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】乳山公司:电,让农村变得越来越美好

发布日期: 2018-12-17 信息来源: 管理员

我叫段桂武,是乳山公司一名退休职工。18岁成为第一代农村电工,村民管我们叫“电官”。

从祖辈照明用小火油灯,后来用上电灯,到现在电脑、空调都进了农家,农民生活富裕了,咱电力发展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!  

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。”老辈人说这是神话。七十年代,我们段家村是下初公社第一大村队, 2800多人口,粮食产量高,还有绣花房、缫丝房等十几种副业,是全县远近闻名的红旗村。

1974年,集体经济富裕了,村支部研究安装电灯,开了下初公社的先河。支部书记安排分管副业的支委带人买回了一台460型60马力柴油机,又南下南京市发电机厂买了一台40千瓦的发电机,成立了我在内的三人电工组,建发电站。正赶上公社高中物理课搞开门办学,他们帮忙用了两个月,给村里挨家挨户安上了电灯,每家最多让安两个灯泡。

发电那天,全村像过节一样热闹。天刚擦黑,家家户户男女老少都眼巴巴地围着灯泡等亮。村干部则都在发电室,等着这光明时刻的到来。柴油机响了,我们心好像都蹦到了嗓子眼,合电闸时我紧张得大气不敢喘,索性一跺脚,闭眼一推,电闸合上,电灯亮了!“我们段家村终于灯头朝下啦!”全村一片欢呼,九十多岁的老人还伸着长长的旱烟袋,凑到电灯底下,想借火抽烟呢。

刚用电时,每天只限照明三小时,每晚八点五十,发电机就减一下速,电灯就眨巴一下眼。“快收拾一下,电灯要回去啦。”每到此时,干活的、串门的都得赶快结束,要不就摸黑了。

1976年,个别村民买了黑白电视机。可电压不稳,经常看不见图像只有雪花点,还得拍打电视机、摇晃天线杆子,可每晚满院子都是人,墙上、树上就连平房上、猪窝盖上也有人。

1982年9月,老三队集体买了一台14英寸的彩色电视机。当时正逢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,村里人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中央领导人。

1984年,国家“大网电”接进村,只有一台变压器,电压还不太稳,用电紧张,拉闸限电是常有的事儿。家庭条件较好的,通常会买一台稳压器,怕烧坏家里值钱的“大件”。虽说那时电费不太高,但人们收入低都很节省,9点以后村里基本就一片黑。

2000年,按省市公司要求,乳山市完成农网改造工程,实现台区增容,电压稳了,电量更充足了,停电倒成了稀罕事儿。再加上电费也便宜了,老百姓用电也不再“算计”。

我常跟伙计们说“现在,家家都离不开电,供电服务必须跟上。”压力大了,干活可不能“走样”。从安装电表到抢修电路,只要用户一个电话,我们保证“抢修不过夜”。

2011年7月25日,乳山遭受有史以来最强暴雨袭击。很多村子大树、线杆全部被刮倒,整个乡镇陷入黑暗之中。为了最快恢复供电,我们迅速成立抢修小组,领导撸起袖子带头干,我们通宵达旦,吃住在线路上。村民们自发给我们打手电,送姜汤。看着村子里的灯又亮了,大家一片欢呼,像极了发电那天的情形。

如今,这农村与城里没两样。晚上是灯火通明,热闹得很,扭个小秧歌,跳个广场舞……电脑、空调、洗衣机、电暖气等家用电器一应俱全,手机上还能看十九大实况呢。

以前一个“电官”一个村,电费要上门挨家收,有不在家的,还得多跑几趟。现在除了营业网点还有电费充值卡、代收费等方式,在社区内都能解决交费问题,方便多了 。

当40多年的“电官”,别看官小,管得可都是老百姓的实事儿。只要是能让乡亲们用上电、用好电,过上好日子,俺心里就敞亮……(文图/原乳山公司退休职工 段桂武)

信息来源:国网乳山市供电公司

相关链接